推进区域内的融合教育

发布时间:2019-05-04 11:01   文章来源:未知    阅读次数:
类似的观察和经验,黄艳萍还有很多。鼓楼区特殊教育学校校长赵艳霞介绍说,“黄老师对教学工作从来不放松,她的教案设计屡次获奖,个人先后获得‘江苏省特殊教育优秀工作者’、‘南京市学科带头人’等荣誉”。
 
在日常教学中,黄艳萍会根据学生的个体情况,自编教程。譬如班上一个孩子的卫生习惯较差,黄艳萍为了让他明白怎样保持整洁,分步骤列举了洗澡的相关事项;为了教会学生自我保护,她又将常见的危险都编成选择题和判断题……这些知识,被一项一项地慢慢教给学生。
 
为了让一些智障程度较低的孩子毕业后可以有份工作,黄艳萍还带着他们去超市和物业公司求职,碰壁是常有的事。
 
比起其他老师的桃李满天下,她说自己从教25年了,所教的学生不足百人,“班上学生数量在10个人左右,九年义务教育跟着走一遍”,职业生涯中,黄艳萍的最高成就,是看到自己的学生征战国际特奥会的篮球邀请赛,并且夺得了好名次。
 
她说自己的学生是“迟开的花朵”,而特殊教育是“根的事业”,作为园丁,特教教师的任务是采用适宜的土壤,让每一朵小花都尽情成长。

“融合教育是指将对残疾学生的教育最大程度地融入普通教育,我们的工作就是应用专业知识,进行跟踪指导和专业支持”,黄艳萍简洁地介绍这项工作,但是她和同事对此付出的努力,却非常之多,由此获得的收获也变得弥足珍贵。
 
作为鼓楼区特殊教育学校的一名“老”教师,黄艳萍从事特殊教育25年。采访时,她正在课堂上“考”学生,问昨天春游的地方是哪里,班上只有一两个孩子可以回答出来,“遇到这种情形,我们不但要教孩子,也要‘教’家长,鼓励家长多带孩子出门,接触更多的词汇”,她知道如何着手,以便更好地施教。
 
自2016年开始,黄艳萍同时担任鼓楼区特殊教育指导中心的巡回指导教师,推进区域内的融合教育。这是一份意义与压力都很大的工作。
 
写感谢信的那位家长代表欣喜地发现,随着环境被改善,孩子变得开朗自信了。而在此之前,进入普通小学就读的孤独症谱系障碍儿童,常常要面临许多实际的困难,譬如老师严格而划一的行为要求、同学们的不理解甚至孤立等。来自外部的压力,会让孩子的心理压力更大。
 
过程中,也会遇到对融合教育不够理解的教师和家长。“只能一遍一遍地讲解,现在状况已经好太多了,一些孩子还与特别优秀的同学做了同桌,同龄人之间的帮助,尤其有效”,黄艳萍很有成就感地讲述工作中的进展。
 
她认为,普通孩子在与“特殊”同学的相处中,会更具有同理心,处理人际关系的能力也普遍更强一些。